欢迎来微博找我玩^ ^@梓间w/ 努力不懈,与你并肩


一个总裁陪女主抓娃娃的小段子

表面一脸嫌弃的李总,其实心里开心到打鼓吧(°ー°〃)

+

【荼岩】《你以为武林盟主很好当么》(中)

四年一届的武林大会要到啦。
一号种子选手,神荼,国民女婿风华门弟子,极其被长辈们看好。
二号种子选手,安岩,新人黑马安家小少年,赢得了一票小粉丝。

走过路过不妨下个注,猜猜谁会当上武林盟主,猜对者可得“盟主亲妈”粉丝头衔一枚~


上篇麻烦走链接~:

http://chenweiaiwanghan.lofter.com/post/1d3b8a6e_10d65981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6

武林盟主四年选举一次,三日后,便是新一届武林大会了。


“若到时候对上安岩了,你想好怎么办没有?据我所知,他也是参加了的。”

罗平坐在神荼房内的桌...

+

【荼岩】《你以为武林盟主很好当么》(上)

武侠轻松向~

江湖第一大门派的得意弟子,神荼,第一次见人学武小新手就差点把人弄哭啦!

退隐多年武林老前辈的关门徒弟,安岩,有泪不敢流:你们上一代的恩怨关我鸟事啊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01

江湖上有两位老前辈,一名胡风,一名华雨。


两人师出同门,原是形影不离的好兄弟,凡一同出山,奸邪凶恶到无不除,剑光所至竹声萧萧鸟鸣凄凄。只是不知为何两人忽然分道扬镳,师兄胡风自立门派,风云江湖。而华雨则隐居山林,在万物山上过起了弹琴喝茶的日子。


某日,胡风偶然听闻自己那师弟竟然收了个徒弟,甚为诧异。要知道华雨这人啥都好,就...

+

【荼岩】《渺渺》番外

给搭档 @时清加 的荼岩校园文《渺渺》的番外,一辆小破车w

没看过原文也木有影响,毕竟只是个车hhh贴一下清加的原文地址~:

http://weibo.com/2854400262/EtwwUrdhi?from=page_1005052854400262_profile&wvr=6&mod=weibotime&type=comment#_rnd1501853966959

挺多荼岩文忘了搬到LOF上,来除除草2333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01

安岩回到房间里,一个人都不在,破天荒地连神荼也把他丢下了...

+

【壳花】《我的手机要成精了》

01
李相赫最近碰上一件倒霉事,他的手机丢了。

在浏览了三天某水果品牌关于新款手机的介绍后,他决定去买个新手机,然而这成了他更倒霉的生活的开始。

02
拿到新手机后,李相赫觉得首先应该买个手机壳,只不过今天的购物网站似乎有点反常,每个商品都点不进去。

不,也不是每一个,可以点进最贵的那个。

买一个五万韩元的手机壳?这显然不是李相赫的作风。
正当李相赫决定退出重进购物网站时,奇怪的事发生了……手机屏幕上出现了“付款成功”的字样。

今天的购物网站果然bug很大啊!

紧接着出现的是银行的扣费短信:您已支出五万韩元。

……

阿西……刚买的手机就坏掉啦!

03
“先生,您的手机真的没有任何问题...

+

【壳花】《忘带睡衣的解决方法》

答应给 @益达饱饱 的生贺~一辆小破车ww

拖了这么久实在抱歉啊啊,好歹是赶在七月发出来了【喂

祝大家食用愉快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《忘带睡衣的解决方法》

 

 

“哇,相赫哥,你快过来,这里好凉快啊!”

 

李相赫刚把自己的背包以及韩王浩随意扔在床上的外套找地方放好,耳中便传来小孩惊喜的声音。

 

抬头一看,韩王浩正站在阳台上,山间的风将他头顶的发丝都吹起来几根,他却仍嫌不够似的扯着衣服领口抖了两下消散热气,扭过头来望着李相赫的脸上满是孩子气的兴奋。

 ...

+

【荼岩小段子】《你们的男朋友也这么喜欢生气的么?!》


神荼画完黑板报插图的最后一笔,正准备把空余的版面抄上字,扭头一看,某人正捏着白粉笔托着下巴装模作样地站在黑板前,一脸沉思状,眼见着神荼看过来,立马嘻嘻笑道,“神荼你画的那是一个人在看星星?”

神荼不作回答,微微皱起眉反问道,“你在干什么?”

“显而易见,我在帮你出黑板报啊!”

神荼走上前去,不动声色地将安岩刚刚写的字全擦了:这人到底是来捣乱的还是来捣乱的?

“喂神荼,主题是‘追星星的人’,我写个《小星星》的歌词,不是很贴切嘛!”见对方仍是沉默不语,安岩又凑上去几分,“你不会还在生气吧?我保证,以后再也不不吃晚饭去打球了!”

“神~荼~”
安岩整个人都快贴到神荼身上去了,却又忌惮着会干扰...

+

游戏

炒鸡甜的一篇小甜饼啊2333我也想像荼哥一样调戏岩宝肿么破,包姐帮忙不~亲爱的写得很棒啦几乎没我啥事的2333期待以后更多的产出昂!

镜像黎明:

十分感谢梓间太太 @梓间w  帮助我完成了人生中第一篇同人,太太真的是超好的人,笔芯♡


我的爱献给荼岩。


故事属于我,他们属于勇者大冒险。



校园架空paro,私设同班同学


依旧有年龄差,安岩跳级设定


内含部分包雅,请不喜者勿入



       夏日的...

+

【壳花】《你的眼睛,在说我愿意》02

前文指路:

http://chenweiaiwanghan.lofter.com/post/1d3b8a6e_ffd12fb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2

 

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李相赫平静了一些,语调也恢复了往常。

他突然想起来为什么会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,韩王浩第一次来上网的时候,拿的就是这个叫“宋京浩”的身份证,想来是关系很不错的朋友。

 

“简单说,就是王浩呢又因为逃课和家里闹了矛盾,然后被他爸揍了,心情不好就要去喝酒。”

宋京浩的态度显得很习以为常,但后半句语气一转,透露出深深的嫌弃,“你说喝就喝吧,喝了一半又...

+

【壳花】《你的眼睛,在说我愿意》01

01

 

“喂,小子,身份证拿出来看一下。”

 

韩王浩刚刚从一个副本里出来,肩膀就被人拍了拍,他扭过头,发现对方是个年纪很轻的小哥,看样子应该是网管。

 

“不是已经登记过了?”

 

“快点。”网管小哥面无表情,催促了一句。

“哦……”应付这样的场景,韩王浩早就是轻车熟路了,神情淡定动作自然,没半点心虚。

 

“长的变化挺大?”李相赫瞥了手中的身份证一眼。

 

“青春期嘛,顺便整了个容。”韩王浩一脸无辜的笑容。

 

“看到那了没?”李相赫用眼神示意对方去看贴在墙上的一条标语,“未成年人禁止入内...

+

【壳花】《你笑的时候风清云朗》

关于MSI中小花生脸上纹身贴的一个衍生小甜饼ww

脑洞衍生不要当真~如有细节上的错误还望谅解ww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化妆间里只有李相赫一个人在玩手机,他听到门被规规矩矩地敲了三下,随后被推开一道窄缝,探出韩王浩的小半张脸。后者见到李相赫,笑眼瞬间弯了弯。

 

“哥。”先是亲昵地叫了一声,韩王浩把身子让进了门里。

 

李相赫这才发现他左半张脸上贴着翅膀状的队徽纹身贴,提着嘴角笑的时候会牵动羽翼飞扬,使整个人越发洋溢着少年的活力。

以往的比赛里,裴俊植都会像执行某种神圣仪式般贴上这个纹身贴,并数次鼓吹他们其余几人也加入...

+

【荼岩小段子】《晴天》

《晴天》

神荼下了课路过操场的时候,发现安岩正坐在草坪上玩手机。多日的阴雨天气后难得出了个大太阳,竟给人种夏天将至的错觉,而安岩显然也对这明晃晃的阳光有些招架不住,用手笼在手机一侧仔细辨认着屏幕上的内容。

感到头顶突然投下一片阴影,安岩这才抬起头,眯着眼适应了会有些发晕的视线,“神荼?刚下课?”

“嗯,在干什么。”

“晒被子啊。”安岩用眼神示意身后看台的一圈栏杆上,被人晒满了花花绿绿的被子,“我坐这看着点,万一突然下雨呢。”

神荼看着这万里无云一片晴好的天气,不置可否,也席地坐了下来。

“诶?你怎么也坐下了?”

“晒你。”停顿片刻神荼又缓缓补了句,“看着点,万一下雨。”

安岩知...

+

【荼岩】《四枪追魂》

一个天才警察岩与通缉令头号boss荼“相爱相杀”的故事~

“作为唯一一个从我枪下逃脱的人,我承认你值得多花些心思来搞定。”

(安岩部分设定借用英雄联盟里的烬和女警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《四枪追魂》


01

泊江城的一家小酒馆里,稀稀落落地散坐着几位客人。


“听说‘追魂四枪’上通缉令了。”

“不可能吧!他不是号称边西城乃至整个大陆的天才捕手?”

西南角,有两个人压低了声音议论着。

先前说话的人冷笑了一声,“哼,像他这种人,不过是咬人厉害了一点的走狗,又恃才傲物,很容易得罪上面的。”

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...

+

【荼岩小段子】《幼儿园》

《幼儿园》

01
幼儿园的捉迷藏时间,安岩最讨厌神荼的加入了。

“五十,四十九,四十八……”稚嫩响亮的倒数声从远处传来。
安岩东张西望下发现了一张展牌,看着还算隐蔽,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了进去。
五秒钟之后,神荼躲进了安岩旁的另一张展牌。
十秒钟之后,神荼的身后又躲进了四个女生。
十五秒,神荼后面排起了长队。甚至有女生挤到了展牌的外面。
安岩目瞪口呆地看着发生的一切,毫无意外地,神荼总是第一个被发现的。
看吧,有神荼加入的捉迷藏总是很无趣。

轮到神荼当找人的“鬼”了,安岩寻思着这把总没那么快结束了吧,然后得意洋洋地趴在了一个兔子雕塑后面。
咦,那个坐在滑梯上的女生,你还躲不躲了?要倒数完了啊!嚯,竟...

+

【勇者大冒险】《小演员的大烦恼》(图严)

《小演员的大烦恼》

严安是THA公司的一个练习生,因为长相清秀,公司准备把他打造成阳光活泼型邻家大哥哥,据说有一本青春伤痛型的剧本正在为他写着。

最近他和另一个练习生结成了奇妙的友谊。那个练习生又高又帅,一看就是公司要推出的主打款。包姐曾经告诉严安,他的脸至少值得公司投入一百万,至于这个新认识的练习生,怎么也得值五百万吧,所以严安在心里偷偷给那帅哥取了个外号,叫五百万。

那天严安躲在化妆间里吃午饭,狼吞虎咽间正遇上蓝眼帅哥破门而入,他捧着便当盒举着勺子,和五百万大眼瞪小眼。
“别告诉包姐!”不等对方有所反应,严安立刻喊道,“要是被包姐知道我在她的化妆间吃东西我就死定了!”

“……”对方显...

+

【荼岩】《青伞》

祝初初生日快乐~!! @木竹初 


《青伞》


01

天色沉沉,夕颜湖上开始飘雨了。

安岩沿着夕桥往湖边小跑,他并不急着赶路,甚至还停下来挑挑拣拣一番后折了一枝迎春。


神荼一直站在桃花树下,见得这人如何闲情逸致,直到被雨淋得透了才堪堪躲进来。迎春花嫩弱,一直被这少年护在怀里,此刻他才有工夫抬起衣袖随意拂了下脸,花色明黄,在迷蒙烟雨中分外显眼。

安岩发现身旁的男人淡淡扫过一眼,只当对方是对自己折花的不雅行为感到不屑,忍不住开口解释道,“我妹妹让我替她折的,加之雨一过,花总是要落的。”

男人额发微散,余下发丝在脑后高高束起,长相出尘...

+

【荼岩小段子】《起床》

2016年11月12日,周六,早上十一点。

“神荼,今天该你去买菜了。”

“嗯。”——漫不经心的回答。

“快给老子起开!”安岩费尽力气推了推压在身上把自己征用为抱枕的人,总算呼吸到一点新鲜空气。
神荼也被他闹醒了,只是眯着眼睛不说话,显然大脑还在开机中。

“喂喂喂,每次该你买菜就订外卖!就会偷懒!”眼见着神荼伸手去摸床头的手机,安岩不服气地喊道。

“那就不订。”
神荼话音刚落,安岩便感到脖子里一阵透心的冰凉,这杀千刀的门神竟然拿手机冰自己!
安岩一手扯过手机另一手按着神荼肩膀,飞速骑到了对方腰上,“我靠!神荼你好狠的心!”
只可惜他自认反应已经够快了,往神荼脖子里伸的手还是硬生生被截住了。对...

+

吃火锅,清汤煮的龙队和红汤煮的继科儿hhhhh

+

【荼岩】《榴莲饼干》

由于常常因某些剧烈运动而半夜肚子饿,安岩决定去买点饼干在家屯着。
恰巧网上做活动,某顿品牌有个组合装:每种口味各一包,打折。安岩乐滋滋地买了,乐滋滋地拆快递,乐滋滋地数饼干。最近几天神荼出差去了,他常常打游戏到凌晨三四点,这宵夜到的正是时候。

买时他没细看,现在一翻:牛奶味,卡布奇诺味,柠檬味,榴莲味……
榴莲??!
榴莲味的饼干??!!
安岩抓着包装袋反复看了几圈,确认自己还是识字的,更何况那股独特的味道隔着包装袋都散发出来了。

实际上安岩还是挺喜欢吃榴莲的,只可惜神荼极度讨厌,他也算是夫唱夫随,在家里便断了吃榴莲的念头。这次是个好机会,为了防止夜长梦多,安岩决定今晚就把这美味享用了。
这一晚上他...

+

【荼岩小段子】《打台球》

(答应投喂我初的一个痴汉荼的梗233@木竹初  )

“我说安岩,你这握杆的姿势怎么和神荼这么像呢?”
安岩刚伏下身,王胖子的调侃就隔着球桌传了过来,他只得又直起身干笑了两下:废话,就是他教的能不一样么!

“我跟神荼可没法比,我可是新手,胖哥你要手下留情啊。”

他余光去瞥神荼和罗平那桌:罗平正绕着球桌转来转去,千方百计想选个好角度。
神荼看起来就随意得多,微微倚着桌沿,一双大长腿闲散地伸展开,食指顶着球杆无聊把玩。

太尼玛有范了。
安岩心里正想着,神荼的视线就移过来了,遇上他的也不躲开,眼神反倒更加专注了。

“我说你们两能不能别明送秋波了,快开球啊,胖爷要瞎了。”
“咳……好好好!”...

+

【荼岩小段子】《The fox》

(一个荼哥唱神曲的梗2333)

每次出去聚会,安岩总是最先被灌倒的那个。

只不过这次罗平生日,他有点感冒得以逃过一劫,让他偷着乐了半天。
为什么这样说呢,因为连神荼都没能幸免于难。

最先喝高的是罗平,酒多壮人胆,兴头极高的罗平开始抱着神荼死灌,只不过七八瓶啤酒下去对方还是跟个桩一样,脸都不红一下,依旧是那张小白脸。罗平顿觉没劲,扯着江小猪一起唱起了《一千个伤心的理由》。

安岩忍不住趁这机会偷偷观察神荼,后者坐得笔直,除了眼神有点迷离,半点醉相都看不出。他在心里啧啧两声,便听罗平大喊道,“下辈子我要做个黄鳝!”

“为啥是黄鳝?”安岩条件反射地去问神荼,不料对方只是看了他一眼,然后勾唇一笑...

+

【荼岩小段子】《和你没完》

高年级有个学长,叫罗平,他看上了一个妹子,叫瑞秋。
按照中学里一代接一代的传统,他决定先从瑞秋的闺密下手。但他发现像瑞秋妹子这种有颜值的学霸,和同性总是不大能玩到一块去,只和另外一个同样有颜值的学霸关系比较好,叫神荼。
在第五次和神荼搭讪失败后,一个每次搭讪时都会在神荼旁边出现的人进入了罗平的视线。

“你叫安岩是吧?替我约神荼和瑞秋出来吃个饭呗。”
“安岩,你到底有没有帮我约他们。”
“安岩,再不约出来我不帮你写英语作业了。”
……
就这样被找了七八次,安岩每次都拿着作业本站在走廊里对罗平打哈哈,直到有一次跑操,神荼突然挤走了两个人,跑到了安岩身后。
“那个人是谁。”
“哪个?”安岩跑得气喘吁吁,还得费力地...

+

【荼岩小段子】《我们之中出了一个叛徒》


七夕到了,罗平高唱着“七夕啊七夕,你比巴西少一夕”,一手揽着神荼一手勾着安岩,带着一大群人往网吧去了。
“其实我觉得咱们之中,你们两是最容易脱单的。”
罗平瞅了眼左边的安岩:一脸尴尬。
右边的神荼:一脸冷漠。
“我说你们不能学学人家丰绅?说好的计院颜值top3呢!”

“小平平,不就是刚被小秋秋拒绝了嘛,能不能有点骨气。来!看!网吧的活动,七夕当日,充300免费送女仆一名陪玩。”
胖子挺了挺胸膛,“这300哥替你出了!帮你早日走出失恋的阴影。”边说边顺手从罗平口袋掏出了钱包。

只不过传说中的女仆出来时,在场的人都冒了层冷汗。
好厚的粉!
“去你妈的!老子只要小秋秋!”罗平把妹子往安岩怀中一推,“还是让我们...

+

【荼岩小段子】《计划通》

交卷离开的人越来越多,安岩不免急得额心冒汗,天杀的今天竟然有随堂测试。
终于还剩最后一道选择题……
“选D。”
安岩猛一抬头,正对上助教那冷冰冰的脸。
“谢谢谢谢!”安岩犹疑着划上一个D,还想再看两眼,那清清冷冷的声音又从头顶传来,“快交。”

在楼梯口等了一刻钟,安岩才见助教从教室里款款而出,后面还跟着一堆问题问得意犹未尽的妹子。他满脸尴尬,硬着头皮挤进妹子堆,跟助教搞好关系总是没错的,“师兄,我请你吃饭吧,刚刚谢了。”
“不用。”助教帅哥拒绝得很干脆。
“呃……不用客……”
“猜的。”
“我……靠?……”安岩望着助教潇洒离去的背影,心中流泪:猜的答案也说得那么一本正经,你她妈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啊!此等装逼风...

+

【荼岩】关于pk赛的小段子|小天使是最棒的

神荼找到安岩的时候,后者正坐在台阶上对着暮色发呆,背影落寞。

“吃饭了。”
神荼没料到自己的突然出现把安岩吓了一跳,对方几乎是一个激灵从台阶上跳起来的。
“吃、吃饭了?!我坐了这么久?也是也是,都黄昏了!不好意思不好意思……”安岩连声道着歉,低着头提步便向出租屋走。

“关于比赛的事。”神荼起了头便不知再如何说下去。
安岩的脚步停住了,神色变得复杂,语调却一如既往地欢快,“啊?比赛?今早刚结束十六强的那个?呃……没进是意料之中的啊我一点都不在意的!”
唯一在意的是怎么也追不上你的步伐。

神荼抿了抿唇,“我不会说安慰人的话。”他说得很是严肃,仿佛想认真解释什么。
安岩心中本还觉得难堪,现在却被神荼这模样搞得有些发...

+

【荼岩】《端午》

荼岩是神荼郁垒设定~一颗没有营养的小甜粽ww作者友情提示,端午喂你家门神吃粽子了么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《端午》
01
“外面怎么了,这么热闹?”
一束发少年伸了伸脖子,客栈外一群人推推搡搡地笑闹而过,动静颇大,他眼角扬起一丝狭笑,“我出去看看。”

“吃饭。”神荼眉心微蹙,再抬头时,对面哪还有人影?

“嘁——我当是什么,原来是争着买角黍,不懂那家的有什么好。”安岩坐下身,神情自若地从神荼碗中挟了半块肉,盘中尚余,他却偏要神荼已经咬过的那块。这二人非肉体凡胎,司万鬼奇禽,吃不吃东西全凭心情,此入人间,安岩自然不放过这调戏的机会,只不过神荼压根懒得理他...

+

【荼岩】《甜甜的》

《甜甜的》

西夏事件结束,回到国内,一群人闹着要去庆祝一番。
安岩被王胖子勒着脖子往外拖,眼神却不住去瞟双手环胸倚墙而立的神荼:
神荼应当是不会去吧?要不要留下来陪他?

挺拔的身形动了动,平淡的眼神扫过来,正对上安岩的,神荼一言不发向着门外走去。

“神荼都去了你小子还愣什么?真当自己是破车等着胖爷我这头老牛呢!”
头上被一个爆栗,安岩心中委屈:就算是破车也该神荼先上啊。

酒过半酣,一众人兴致高亢,嚷嚷着要玩游戏。
安岩脸上染了些酒气,笑眯眯地盯着神荼看,半天吃一口菜,似乎对这氛围很是受用:这么长时间下来,总算是有了能共入死地的兄弟,和一个让自己为了他努力活下去的人。

“要不就皇帝游戏吧,咱们...

+

【荼岩】《你不知道的事》

《你不知道的事》

安岩站在病房前,透过门上一方狭窄的玻璃,依稀能看到液晶屏幕上他读不懂的数字和图表。
四下里只有仪器工作的冰冷机械声,还有那个男人静默的脸。
安岩仿佛能听到他微弱的呼吸,隔着皮肉,隔着素白的被子,隔着几米的地砖和一道门,隔着遥不可及的距离。

手中的一沓照片被紧紧攥着,光滑的表面捏出几道细纹。

最上面的一张是两个并肩的男人。因为经常翻看摩挲的缘故,边角微微翻起。

2008年,深秋,安岩第一次见到他。
原本只是想趴在窗口发会呆,思考一下明天去哪找工作。
楼下油烟机的噪声滚滚,安岩却一眼看到了那个人:背影沉静,立在绵延的桥边,夕阳西照,暮色染朱。安岩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摸起相机。

或许...

+

【荼岩】《抓娃娃》

《抓娃娃》

“神荼——”安岩将手机塞回口袋里,正了正色,“你就不能陪我聊会天?”语气中很是不满。

神荼抬头看了他一眼,停止把玩塑料杯盖的动作,淡淡嗯了一声。

“唉算了算了。”安岩站起身,四下环顾了一圈:想和这闷骚聊天,还指不定谁陪谁呢。所以说是多想不开要提前半小时到影院!

一阵欢快的音乐声响起,神荼微微侧目,发现安岩正站在一台五彩斑斓的娃娃机前,半弯着腰,神情专注。

“我——靠!”安岩拉长音调大声骂了一句,气急败坏地一巴掌拍在操纵杆上,引得周围人纷纷投来埋怨的目光。
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……”安岩连声道歉,忍不住看了神荼一眼:卧槽?!竟然别过头去装不认识我?!

神荼余光里瞥到安岩扁起嘴...

+

【荼岩】《&》(续《我们》娱乐圈paro)

这一篇是《我们》(演员荼X歌手岩)的续文

《我们》在lof上也有,木有看过的可能得麻烦往前翻一翻了果咩TUT

因为有些事只能上帝视角才能解释清楚,所以只能把前文的安岩第一人称转换为第三人称了,带来的阅读不便恳请谅解w

最后祝十七生日快乐! @笑忘录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1

神荼坐在副驾上,面色铁青,一言不发。


他们的车子停得不算近,周围却还是靠满了各式各样的车子,交错的车灯晃闪着,有些来得晚的正匆匆向医院大门跑去,神态各异。


就像一群饥肠辘辘的苍蝇。

神荼心里止不住地冷笑。...


+

© 梓间w | Powered by LOFTER